一只锦啾啾

咸鱼一条。

开始复健。
cp喻王/方王/叶黄/伞修/荆高
星拟巨蟹/摩羯x天蝎
[交友不慎]巨蟹x天蝎bl
[来自一中的凝视]摩羯x天蝎bg
18年国一喻王
         国二荆高
         国三喻黄
[星轨]星拟,异能,bg
[未命名]原创bg
[近地飞行]方王be/喻王he

请求

233BOOM!!:

九月底叫醒我:



希望网页版和APP都可以改回固定在最新!!!!!


我想看新文!!


少年郎朗浪:



听听大家说的吧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辟谣声明合集

小凤儿__少天家的:

我就纳了闷儿了,书粉哪来的毒唯?
一帮傻孩子当书圈是娱乐圈啊!
还有,关于不买官周的事情←_←
我只有全职高手的全订阅,我没买任何官方周边。
话撩这儿了,我不是叶粉。
来撕我啊!


爱着叶修的笑笑:



在此整理一下最近叶修相关tag和一些可爱的叶粉姐姐被造的所有的谣。此条微博为一个辟谣的总和,微博。
第一叶粉黑全职开山太太ad太太。无凭无据造谣太太是叶黑。
叶粉并没有黑这位太太是叶黑,而是太太曾多次在微博等公开平台玩叶相关的不好的梗。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之前的全脂高手和脱脂高手的梗。
在太太的这一系列的表情包当中有瘦了的叶修。下文配字,脱脂高手。和非常肥胖的叶修下文配字,全脂高手。
太太恶意的放大了叶修虚胖的梗而对一些新来的小伙伴们造成一种不好的误导。
叶粉对ad的这一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与不满,但均被太太的小粉丝和一些不明情况的吃瓜群众称为毒唯。不了了之。
全职高手和脱脂高手不是太太第一次玩叶修的黑梗。也不是最后一次。
所以叶粉们说ad太太是叶黑!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第二,叶粉都是白嫖,叶粉不买官周,不给虫爹打钱也没有全订阅等相关的粉丝凭证。
发出以上言论的博主截图了一张,之前的叶粉博主@愿所有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到微博图片。声称叶粉不买官周,不为全职做贡献。
实际上是一种断章取义的行为。
该博主全文并没有说不买官周,而是说我们叶粉不为官方的劣迹周边买单。比如,并不能夹东西的夹子。涂装不如小学生的陶罐涂装的盒蛋。人体比例和面部比例均不符合正常标准的邪神叶修像。
包括毫无意义,并不会为我叶修做出什么贡献的打榜。
除以上的“不”之外,该博主反而呼吁大家多把钱投入到给虫爹的打赏,订阅身上。多买免费午餐,在做公益的同时也能表达对叶修的爱。
请大家放心,叶粉并不是全职的白漂粉。相反,我们叶粉反而为全职付出了很大的金钱上的支持。如果各位不信你们可以去看一下虫爹打赏榜上的大盟主。大多都是谁的粉?
请各位吃瓜路人不要偏信偏言。
第三有叶粉在lof的其他角色和cp恶意刷,不好的图片来污染tag。
我在此郑重声明,这件事情是绝对没有的。
相反,反而是这过年短短的十几天以来,叶修的单人和相关tag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意刷tag行为。
博主粗略统计大概有四次。
分别是喻叶恶意刷tag行为。
All叶tag下恶意艾特太太,并刷屏行为。
韩叶和叶修tag被恶意刷恶心图片行为。
叶修和all叶被恶意刷恶心图片行为。
叶粉到别家tag下恶意刷tag完全都是无稽之谈,反而叶和叶相关tag是受到刷屏危害最严重的tag!
第四,叶粉招惹其他角色粉丝到别人家的微博下大放厥词。
叶粉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打别人,毕竟我们都是很忙的,忙着产粮,忙着生贺,忙着画图,忙着做手书,忙着做广播剧等给我叶和相关tag添砖加瓦的作品。并没有那个时间去没事儿找事儿。
向来都是别家的叶黑,侮辱了叶修。跑来我们的地盘,找打。我们还击而已。并不存在我们主动出击的说法。
请各位吃瓜路也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看图说话,截图证明一切。




此条可转


【Monody】

拖了好久的列里小天使的点文orz

主cp喻王,一句话叶黄

ooc有,渣文笔,be向慎入

单词解释来自百度翻译

撞梗私聊我,我会修改或删除重写

能接受的话正文开始

------

退役后的喻文州去了哪儿,连黄少天这个他的老搭档都不知道。

微博不更消息不回,整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后一句是叶修说的。去年冯主席心血来潮,想着齐了国家队第一批成员为联盟做个宣传提提人气,却以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缺席而告终。

黄金一代、剑与诅咒不齐虽说无妨,终究会让些老粉丝失望——但久了也就过去了。

世界就这么大,总是能碰见的,不是吗?

谁知道那两个加起来一个半心脏在哪里快活——叶修如是说。

但没人想到的是,他们的重逢会是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彼时黄少天是被叶修以回忆“峥嵘岁月”的名义哄上飞机的,却没想过能遇见喻文州。

这一次,王杰希没有出现在喻文州身边。

“少天啊,我终究...是连他都留不住......”

那天之后,王杰希的死讯才在联盟里传开。

喻文州不想多提,纵使好奇如黄少天也没追问下去,托了酒店的管理人员多留意些喻文州的情绪,剩下的也没什么能做的了。

此后,喻文州再次失踪了。

苏黎世于他,怕是已成了个不宜多留的伤心地。

大概是很久以前了吧,同期宣布了退役的两个人出了发布会直奔机场,躲了记者,不理新闻,将手机丢在行李箱的最深处,飞到国外开始退役后全新的生活。没人知道机票去往哪里——除了他们自己。

那趟飞机是去往苏黎世的,会选这么个地方大概是因为还有对荣耀的眷恋——暂且不提这些。在这里没有熟识的人,没有国内的粉丝,两个人就这么约定了终生,这些年做职业选手的积蓄足以让他们余生衣食无忧,不需要为生计所奔波,两人过的倒也安定。

转折点...大概就是个夏天。

空灵的女声在这个处于城市边缘的小院中回荡,月光如水般泻了满院,夏天的风带来了不知何处的花香。王杰希仰躺着,头枕在喻文州的腿上,突然便问如果他有一天死了,他会怎样。

彼时的喻文州尚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打着哈哈应付了过去。现在想来,大概是王杰希早有预感,怕他接受不了,便这么问了。

后来...大体上是些伤心事。

王杰希走的那一天是个雨天,那场雨仿佛要将这个城市彻底的清洗一次。

明明手中是有伞的,喻文州却没有撑开它,而是直接走进了雨里,丝毫不在意路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

大概是哪家华人开的店,店外的音响正巧放到了一段女声的曲子。声音似是在传递来自遥远天堂最诚挚的思念。

记得世邀赛时魔术师在赛场上大放异彩,都说王不留行离场时背后似有万千星辰。于喻文州来说,王杰希的离开带走了他生命里所有的星辰,留给他的只有无边的黑暗。

“杰希,我想你了。”


*monody  n. 挽歌,颂唱赞歌

*提到的音乐是The Fat Rat的monody,女声部分真的很好听但据说是电音神曲来着buni


叶江《与你同沉》(4)


----
海水很冷。
因着人群的移动,以及船舱不断的进水,船体的重心很快就偏离了--剧烈的摇晃让本就惊慌失措的人群更乱了。
“不要慌,一个一个过来。”
但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听?

起风了。
刚被一个浪打湿了衣服的江波涛伸手拽紧了衣领--他松开了扶手。
这个时候,松开扶手无异于赴死。
一个浪拍过来,船开始剧烈的摇晃--原本在向着另一艘船上移动着的人群迅速被打散,甚至已经有人被甩到了海里。
堪堪站稳的江波涛刚松一口气,就被一个被甩过来的人撞的一个趔趄--这使他直接翻过了栏杆。

叶修心里突然一阵紧张。
小江出事了?
本能促使他拿过救生船上的装备,重新跳到了还在下沉的船上。
不会的,他这么安慰自己。
尽管他自己也不相信。

身体随着波浪起伏,那种无力感让他无法挣脱。
对不起啊,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
江波涛努力睁开眼,望着天空中仍然耀眼的太阳。
深冬的海水真的冷的刺骨。
寒冷侵袭着他的神经,沉船引起的波浪将他带的离船越来越远。

没有力气了……
海水渐渐淹过了江波涛的头顶,整个人都向着深海堕去。
叶神…活下去啊……

叶江《与你同沉》2

跟溟辰大大一起写的叶江x
@长安城。
所以说叶江有这——么棒[比划比划]
今天我依然在ooc的路上一去不复返x
好的正文
极其短小
——————————————————————

甲板上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惊慌失措的样子,这在江波涛眼里并不奇怪。
人都是惜命的。
船舱还在持续进水,越来越多的乘客来到甲板上等待救援--在这个时候,即使有救生艇也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划,倒不如在这里等着。
我会活下去。
这么想着,江波涛向着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挪过去,安静的等着那个说一定会来的人。
他当然不是省油的灯。
莫名的,江波涛竟然笑出了声。

海面上风平浪静--怎么也不会让人想到刚刚竟然发生了海难。
但事实就是这样。
叶修坐在指挥室里,听着下属报着离目的地还有多远,目前的状况如何。
他会等着我。
在坚定了这个想法后,叶修走出船舱站到了甲板上。
一定要活下去啊。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
在看到救援的船出现在视野中时,甲板上如同炸开了一般--欢呼声,求救声,当然还有水声。
“小江!”
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江波涛似是松了一口气,任那个人抱住自己。
“等我,我们马上就回去。”
叶修伸手用力抱住他,头埋在他发间深吸一口气--还好他还活着。

总是有意外发生的,不是嘛?

【交友不慎】13

【噫期中刚考完就又要月考】
【这可能会是我月考前的最后一次更新】

56
神一样的三组【划掉】
班级日志完全就是三组的黑历史记录。
尤其今天是水瓶写班级日志。
57
【404 NOT FOUND】
【大漠孤烟直】:水瓶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
【大漠孤烟直】:什么叫射手今天又没吃药?
【大漠孤烟直】:明明你才是没吃药的那个!
【大漠孤烟直】:@今日水犹寒 @易水寒 @世人笑我太疯癫
58
天蝎冷漠的关了手机
要不是一组的我也这么写
昨天刚抢完我薯片
上铺的巨蟹默默的递过打火机【?】
59
第二天,整个四楼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402的天蝎不好惹。
很可能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双鱼对此嗤之以鼻:
“噫明天是阴天当然见不到太阳啊。”
60
为什么双鱼能平安的和天蝎同寝这么久
当事人之一的巨蟹表示,
他可能要有情敌了【?】

【交友不慎】13

51
顺带一提,天秤这次班级第三。
另外不会出现摩羯x天蝎的。
注意本文第一段,
主巨蟹x天蝎。
52
班级分了组。
三组:金牛,射手,天蝎,双子
从此三组就没消停过
应该说是三组周边就没消停过
53
“双子你口水流我书上了赶紧起来!”
射手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英语书,前座的天蝎默默递过刀片。
值得一提的是,天蝎的文具盒里什么都可以当凶器。
圆规刻刀裁纸刀剪刀,甚至笔也可以。
包括橡皮在内。
54
被射手推醒的双子一脸蒙逼。
我上课睡个觉得罪谁了我?
然后他推醒了前面的金牛。
55
双•今天仍在作死•子今天又被金牛揍了。
因为他醒了之后开始对着金牛唱歌。
还要亲金牛【?】
“你这么美~”
“你这么美~”
“你这么美~美~美~美~美~”
“双子你给我去门口站着!”

恩这是我班真事
我就是那个递刀片的天蝎w

【交友不慎】11

我才在作死明天期中我还在更w

46
【我只是想让火向风向出个场】
没错是被碰瓷了。
后面还跟着两个一本正经的来拍证据的人。
“啊啊啊你怎么能撞我!”
“明明是你自己先撞上来的好嘛!”
双-每天都在作死-子今天真的惹上了不能惹的人。
没错作了个大死。
47
今天的一班宿舍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宿管和班主任冷漠的看着在地上扭打成一团的白羊和双子,默默的拿手机拍了照。
发给了家长。
48
最后双子是被天秤和水瓶架回去的。
鼻青脸肿。
【我就是要黑双子w】
49
军训时候都很有活力嘛。
但开学就不一样了哦。
50
“woc我怎么可能这么低分!”
“天秤你闭嘴!”
摩羯看了看成绩表,起身开始找第二名--天蝎。
【出了班级前三的都是垃圾】

【百日荆高‖DAY35】大肠杆菌x噬菌体

  @百日荆高栏目组
【纯属根据现在学的东西写的所以和实验不符的地方求轻喷】
【我爱生物生物爱我】
装配完成。
释放。

高渐离睁开眼,周围是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的,正在向着四面八方奔去的同类--噬菌体。作为细胞病毒的一种,他们离开宿主就无法复制--这也证明了他必须要尽快找到他的宿主细胞。
他不在乎自己是在培养基中还是在试管中,亦或是在某种生物体内--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对于高渐离来说,他的目标只是找到新的宿主,然后寄生在他身上--完成自己的生长和复制。
对于大肠杆菌来说,这可能是极为可怕的事情--每个噬菌体复制的完成,都代表着大肠杆菌的死亡。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高渐离这条寻找宿主的路并不轻松。
他不知道距自己被复制已经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从出发起走了多远--虽说那个已经裂解了的大肠杆菌也算是他的母体,但他对她没有任何感情,连印象都没有。
或许见过她的只有他上一代的那个噬菌体。
过了不久,高渐离终于看到了除同类以外的第一个细菌,也是他的目标--大肠杆菌。
不过这个大肠杆菌貌似并不知道他的目的。
“你长的好小啊?在这里干什么啊?”
的确,相对面前的大肠杆菌来说,高渐离的确十分渺小--他的身高只是这细菌的三四十分之一。
他第一次违背了来自DNA的信息,没有在第一时刻完成寄宿。
事实上,他并不后悔这个可能搭上自己性命的决定。
他叫荆轲。
荆轲比他不知道多存在了多久,相对而言,荆轲见识到的也比他这个小小的噬菌体多了不少。
高渐离觉得,荆轲之前一定没见过噬菌体。
不然也不会心平气和的呆在原地跟他聊天。
每隔一段时间,面前的事物都会发生一些变化--有一次就有裂解后的大肠杆菌从他们面前飘过,正经吓到了高渐离。
“原来你胆子这么小?”
荆轲笑了笑,费了些力气拨开了那具残骸,这才笑着望向已经愣在了原地的高渐离,带着些调笑的语气问到。
“第一次看到而已。”
高渐离稳了稳心神,再度看向荆轲所在的地方。虽说不是第一次看见,但这么直观的样子也确实让他很震惊。
如果他选择了寄生在荆轲身上,荆轲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高渐离犹豫了。
但他作为细菌病毒,他不能离开宿主太久--他不是自养生物,自己不能维持生命。这也让他慢慢的虚弱下去。
尽管这样,他也不想寄生在荆轲身上。
这么阳光的笑容,应该一直存在下去,直到自然消逝。
“小高,如果哪个时候我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怎么突然说这些?”
相对高渐离的虚弱,荆轲是一如既往的精神奕奕,甚至面上还带着那种对他来说如同阳光般的笑容。
“再不寄生,你就活不下去了。”
荆轲的语气突然认真起来,他表情凝重的看着面前小了他许多倍的高渐离,一字一句,极为沉重的道:
“你,寄生在我身上吧。”
高渐离愣住了。
“为什么?”
半晌,高渐离才颤抖着问出这句话。
为什么?有生命的东西不都是希望自己活的更久一点么?
“我待的够久了啊,并且--”
他的目光忽然沉了下来,凝视着高渐离对他来说极为渺小的身躯:
“我更希望你活下来。”
“小高,就当完成大哥一个愿望吧~”
当高渐离的身体落在他身上时,荆轲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犹豫。
呵,有你这份心,我死而无憾。
在身体裂开的前一刻,荆轲转头望向高渐离。目光中带了极浓重的情感--虽然他也想跟高渐离多呆一段时间,但高渐离没有时间了。
如果我们之间注定要死一个,那就让我来做那个人吧。
“小高……你会……记得我么?”
高渐离看着荆轲的身体裂开,从他的身体里冒出了数不清的和他一样的噬菌体,心里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情感。
他想哭,想出声,可是却说不出来话。
荆轲……
他没有告诉荆轲,在注入DNA后,他很快也会死去。
-----
伴随着一身冷汗,高渐离从梦中惊醒。
讲台上,生物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噬菌体侵染细菌的实验,这也让他意识到,他刚才不仅在课上睡着了,还做了个极为离奇的梦。
同桌的荆轲睡的口水横流,这让高渐离莫名的有点头疼。
下课又要给他讲课了啊。
高渐离郁闷的揉了揉头发,拿起笔开始记板书。